誠聘英才 | 聯系方式 | 售后服務 | 集團總部
常見問題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資訊

紅木家具“甩賣”背后貓膩多

發布時間:2017-01-17

  紅木家具,因用材之稀有、做工之精細及保價升值之潛力,備受消費者追捧。然而,越有利可圖的市場,也會有越多淺礁暗涌。

  除了低價促銷,候鳥式營銷、老板看客下菜等都讓紅木家具市場處處充斥著陷阱。而要避開這些陷阱,消費者除了要警惕低價,還要知道這背后的貓膩。

  提到紅木家具,很多人自然而然會將它歸入高端家具行列。然而,一些路邊紅木家具店,甚至花卉市場、古玩市場,都打著賠本出售、不計成本等字眼,賤價出售,這些紅木家具究竟是真是假,質量真的過關嗎?華商報記者通過多日走訪,發現很多都是以次充好,名不符實。

  甩賣的架勢

  標語鋪天蓋地

  銷售人員愛理不理

  1月3日,臨近年關,西安豐慶路的小食品批發市場車水馬龍,高音喇叭促銷聲、商販叫賣聲、討價還價聲喧鬧著,商家們都忙著做一年里最紅火的生意。

  市場旁有家紅木店,門口擴音器里的促銷聲聲不絕,仿佛在賣力地融入這快過年的氣氛。而店內外鋪天蓋地張貼著“虧本甩賣”、“立買價好說”、“不計成本”、“血本無歸”等黃紙標語,顯得格外醒目。然而當顧客走進去,三個小伙并不主動介紹,顧客詢價時他們還玩著手機。

  經詢問,這家紅木家具店里,一把兒童椅子960元,一個花架1800元,一把圈椅5300元,客廳7件套(含坐椅茶幾)46000元,一個首飾盒1300元,床及床柜三件套12萬。這些東西真是低價或者賠本出售嗎?

  在仔細查看了這些家具的材質及做工后,與華商報記者一同前往的專業人士李強(化名)給出了否定的答案。李強經營紅木家具15年,后來又開過紅木加工廠,對紅木家具及木材鑒別有很高的鑒賞力。“如此材質如此做工,看似標的低價賤賣,實際一點都不便宜,有的物件甚至比大商場都貴,可質量卻差強人意。”李強說,這其中還有非紅木家具“混跡”,店家的利潤非常大的,肯定不是“白菜價”,不會“跳樓”,也不會關門。

  “因為紅木家具有獨一性,受到材質、雕刻等影響,價位也不一樣。”李強說,紅木家具受追捧,可價格也比一般實木家具要高得多。華商報記者走訪了西安城北幾家大型商場發現,同類別的紅木家具,“甩貨”紅木家具店與商場的價位差距很大。

  營銷的套路

  從高大上到低價賤賣

  玩的都是心理戰

  李強說,甩貨玩的是心理戰,這個把戲不是近年才有的,只是不同行業玩的方法不同。

  前些年紅木家具市場比較好,很多商家玩的不是賠本這個把式,而是“高大上”,花大價錢把店面裝修得富麗堂皇,店內燈光通明照著,家具打上蠟油,光鮮亮麗,價位也是亂要,幾萬、十幾萬到幾十萬甚至上百萬的都有。李強說,2000年至2010年,進口的原木便宜,市場需求大,這期間很多做紅木家具的商家,玩的多是概念,紅木家具價位特別高,特別是在一些高端商場。買家要面子,要高檔的心理,促成了紅木家具一路炒作,一些紅木家具經銷商不滿足商場里高價賣出,很多玩起高端會所的銷售方式,將佛、道的文化人為融入到紅木家具當中,一時間,很多手工紅木家具賣出天價。

  李強說,2012年,他在南方淘來一把酸枝的老式圈椅,一位陜北做煤炭的朋友非要買,隨后他花了6位數的錢將這個圈椅買走,還置辦了一套酸枝的11件套沙發及座椅,總價位在三百萬左右,中間利潤大得很。李強說,那個時候很多人都賺了昧良心的錢。近幾年,經過市場的洗禮,這行重回理性營銷,撤掉了會所營銷,收縮規模,并不斷規范,越來越注重材質及品質。

  這兩年,“以次充好、偷梁換柱”的路邊把式越來越多。李強分析說,現在紅木家具市場不景氣,的確有商家因選擇品牌、品質、定位消費人群方面不準確,造成了經營失敗,為了將積壓的貨及時處理收回現金搞起促銷。但很多卻是打著“白菜價”和賠本的噱頭,抓住一些市民撿便宜的心理,以次充好。

  通過甩貨,商家跟消費者玩起心理戰,除了打著各類標語,吸引消費者,有時還故意把店里弄得亂七八糟,給消費者一種準備清倉、給錢就賣的錯覺;而售貨員愛理不理,也是為了間接告訴市民他們無心經營,勾起消費者的購物欲望。而一些外行的消費者卻不知道,這種“白菜價”后面往往就是坑。

  候鳥式趕會

  號稱“廠家直銷”

  短租撤場后難維權

  李強說,這種“白菜價”手段并不是路邊店才有的,有不良商家打著“紅木家具廠家直銷”等名號全國“趕會”,每到一處,短期租用展館及閑置場地,用虛假的“高價低折”、“廠家直銷”、“大甩賣”等名義促銷,有的還有名人代言,可產品卻以次充好,牟取暴利。

  近期,西安多家商場都在舉行紅木家具展,還有的開在展銷中心等場地,通過向路人散發傳單,叫賣出售紅木家具。

  李強說,這些展銷會上相當一部分產品工藝粗糙、材質等級低,有的展銷品是正品紅木家具,發貨時就偷梁換柱,選有瑕疵的家具發貨。消費者買到的產品,無論材質和工藝都是不一樣的。因為這些展貨商屬于候鳥式經營,在全國各地趕會場,春節前夕特別多,他們沒有固定的經營地方,證書、鑒定書都不完善。而消費者購買家具后,一旦出現問題,根本沒辦法找到廠家。即使向政府相關部分投訴,多半也難以維權。

  李強說,對于沒有專業知識的消費者,不建議他們到路邊店和展銷會上去選購。如果有購買紅木家具的意向,可在懂行的朋友陪伴下選購,選購時綜合考慮工藝、款式和材質這三方面。

  “半吊子”賣家

  網上學幾招

  小飯店老板花卉市場開紅木店

  事實上,不光高檔商場、大型會展中心,很多花卉市場或古玩市場也有紅木家具的身影,那么這些紅木家具的質量又如何呢?1月1日起,華商報記者邀請對紅木家具研究了數十年的收藏 人士張先生一起,先后到西安幾家花卉市場走訪。

  1月2日,在西安城南一家花卉市場的紅木店里,華商報記者咨詢情況時,服務員說她只知道價位,對于花梨品種及材質一點都不懂。“老板告訴我一個價位,見到有顧客來,我只管報價。”聊開之后,服務員坦言,一般有顧客來時,她先報個價,然后簡單介紹一下,她會把紅色的家具說成酸枝,黃色的家具就稱花梨,黑色的就說是黑檀,這些內容全靠蒙。如果顧客真心想買,她就給老板打電話,老板會立即趕到店里談價。雖然來了一年,她也沒有搞清楚紅木家具的品種,但她知道紅木家具的價位隨意性很大,有時一把椅子賣一萬多元,有時賣幾千元,價位都是老板摸著顧客的心理價在轉。

  這名服務員說,他們老板是一家飯店的小老板,平時在飯店里忙,老板的紅木家具知識也是從網上學來的。“你怎么知道他是從網上學的?”面對記者的疑問,服務員說:“親眼看到的。我跟老板是一個村子的,飯店里有幾個同村老鄉,開始我是門迎服務員,后來家具店里的服務員嫌工資低辭職了,老板就讓我從飯店轉行到家具店上班。”

  服務員說,其實在這些地方賣紅木家具就是隔空說話,賣家對紅木家具不是很懂屬于半吊子,把從網上看到的知識賣弄一通,買家也是對紅木家具一知半解,商家忽悠什么,大多也就信了。商家賣的是紅木又非紅木,買家買的是紅木又非紅木,商家為了顧客兜里的錢,顧客占便宜為了“紅木家具”的面子。

  記者走訪發現,這個花卉市場里做紅木家具生意的有近十家,每家品種、樣式都差不多,價位也相對一致。

  隨后,記者與張先生又來到西安城西一花卉市場,這里經營的大件紅木床和坐椅較少,多數都是茶幾和圈椅等。張先生詢問了一把圈椅的價格,店家稱7000元,張先生把椅子翻過來查看了一番,又提了個問題,老板有點不耐煩地說:“最低價3000元,能買就買,不買就算,不用挑。”

  張先生說:“這就不是什么紅木價嗎?”老板有些生氣:“你把它當紅木它就是紅木,不當紅木就當作雜木或硬木都行,反正是一把椅子,又不是當作吃的,還需要保質保量。”

  經過幾日走訪,張先生表示,那些擺在花卉市場的紅木家具,有些是低檔的實木家具,有些是從展覽會上淘來的剩余便宜家具,還有的是南方一些小廠在西安的代理機構,雖然也打著紅木家具的旗號,但真真假假,外行人很難弄清楚。

  小物件造假

  多種木材合成

  老板看客下菜是潛規則

  在西安大大小小的古玩市場,紅木家具的質量也是參差不齊。

  西安城西一家古玩市場,前幾年占據了十幾間門面的紅木家具商店,現在僅剩下幾家。在一家紅木家具店,店老板認識張先生,作為同道中人,老板直言:“老張,現在紅木市場大不如以前了,現在人兜里錢少了,變務實了,像前些年蒙一下賺個大價錢的日子再沒有了。”

  店老板和張先生認識有十幾年了,也是早年見到張先生做紅木家具賺錢后才跟著上道的,2014年,紅木家具市場進入冰凍期時,張先生洗手不干了,而這家老板剛嘗到甜頭才兩年,不愿意放棄,就硬撐到現在。

  店老板說,前幾年紅木家具價位高,用料還算真。現在價位下降后,用料大不如前。家具不太好走價,現在開始走一些把玩、博古架、根雕、首飾盒。

  張先生說,原來一些從事紅木家具的商家通過走紅木物件來增加顧客群。可就是這些看似小的物件,水也是深得很,幾十元到幾萬元的都有,一般人很難搞明白。就從簡單的博古架來講,有時前面兩根腿是紅木的,后面兩根腿就不一定是紅木的,有時抽屜面是紅木的,抽屜底就不是紅木的。還有一些家里常用的花架,有時四根腿都不一定是紅木的,只有一個桌面可能用了紅木。像一些所謂的紅木雕像之類的,水就更深了。這些雕刻和插件,不會明碼標價,老板看客下菜是這個行當的潛規則。“對賣家來講,他們經歷的顧客多了,只要顧客一張嘴,商家就能判斷出買家對紅木家具知識的掌握情況和熱愛程度。”

  說話間,張先生拿起一個標價7800元的酸枝博古架說,“別看這個架子看起來漂亮,顏色也比較一致,但仔細看會發現是由三種木材合成的。”為了更方便看清楚,張先生用鑰匙把幾根腿的油漆刮了下說,從紋路和接口處理,就能判斷出用的木材有問題。“一些大件的如羅漢床,有時四條腿不是紅木,床面和椅背上有些用紅木的,有的用其他木代替。一般人很難看得出這里面的門道。”

  在談到這類非家庭主件的紅木家具時,張先生說,現在紅木原材料價位高,不可能用好料來做這些“邊角料物什”,即便真有高檔貨,賣的對象也是有所專指的行家(對紅木家具有研究,會收藏)或是多年的客戶(紅木家具店為維護常年的客戶關系),不可能擺到大街道上或花卉市場及古玩店角落里。而真料實材做起工來是比較麻煩的,雕刻起來比較精細,價位也比較可觀,與摻雜使用的價位會差得比較遠。因為這些物件很多是沒有證書的,或者證書只是個樣子貨,顧客在選擇時要多加小心。

  冒充的貓膩

  不光用便宜木材“攀附”紅木

  證書也存在造假

  “事實上,很多大件家具也存在利用相似或便宜的木材,攀附貴重紅木。材料冒充是目前紅木市場上最突出的造假手段。”張先生說,有不良商家用巴西花梨冒充紅木、花梨木冒充紫檀、非洲花梨冒充正宗紅木緬甸花梨、非洲可樂豆木冒充酸枝木等,還有香脂木冒充大果紫檀,刺猬紫檀作舊后充黃花梨,微凹黃檀或沉貴寶套色后冒充交趾黃檀,紫檀柳冒充海南黃花梨等,更有甚者,用核桃木、黑柳木冒充紅木系列。由于一般消費者對這些木材分辨不清,很容易被蒙蔽。

  此外,還有商家為了降低人工和材料使用成本,在榫卯結構上也做起文章。作為高檔的紅木家具,榫卯結構讓紅木家具不用一丁一卯就能牢固地結合起來,紅木家具的精華也在于此。而“白菜價”的紅木不可能完全符合紅木家具的要求,有商家不但偷工減料,甚至用膠水、鐵釘進行連接。這樣做出來的家具一旦出現問題,很難修復,高價購買的所謂紅木家具很可能成為一堆廢木頭。

  張先生指出,除了認清“白菜價”不可能買到好紅木家具這個事實,我們還可以通過其他辦法甄別紅木家具:一件紅木家具的價簽上應該包括貨號、品牌、型款、學名、計量單位、單價、加工產地和木材產地等。如果一些商家銷售的紅木家具價簽上只標明了材質和價格,消費者就要小心了。此外,每款紅木產品都應該配備“一書一卡一證”,即:產品質量明示卡、產品合格證和產品說明書。紅木家具配齊“一卡、一證、一書”是國家為遏制紅木家具市場亂象而出臺的針對性政策,消費者購買紅木家具時可要求廠家出示,以便查驗。一些商家會自己制作證書,但這些證書往往有“缺陷”,有些甚至連木材的名字都沒有寫。對于無法出示一書、一卡、一證,甚至只出具一張收據的商家,消費者一定要擦亮眼睛。

在線客服

2019白小姐旋风